鸽系甜饼文手 |USK|不定时清理不那么满意的东西

当亚瑟努力从阳光中穿过,闻着皮肉烧焦的气味,冒着消失的危险到了约定的门前,叩响门以后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其实没有人在等他,一切只是想象而已。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化为灰烬,陷入黑暗,然后...

然后这才是个梦,之前的一切都是个梦,亚瑟发觉自己似乎哭了,那种滚烫的感觉是那么真实。他摁了一下手机,显示屏的光芒有些刺眼于是眯了眯眼睛,最上方的时钟提醒着他现在不到六点,还没有到起床的时候。身后的人翻了个身,把手搭到了英国人的脖子上,手一如既往地温热,像个小太阳,或许是美国人的体温给了他之前那种错觉。阿尔弗雷德的身上是垃圾食品的气味,不算难闻,虽然亚瑟常常提醒他不许在睡觉前吃那些东西。

阿尔弗雷德似乎意识到自己怀里的人醒了?又或许只是梦呓?不清楚,亚瑟分明听见他似乎说了一句早安。

“ 早安,阿尔弗雷德。”


评论
热度 ( 29 )

© 穆蔚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