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系甜饼文手 |USK|不定时清理不那么满意的东西

Kingsman&Statesman Ⅰ

“更新了生物安保系统?看来美利坚小鬼们没有他们看起来那么傻。”

温度和湿度控制系统让肯塔基的酒窖并不潮湿,但堆满的酒桶使得过道变得狭窄,亚瑟不得不小心侧身从酒桶间挤过去,同时避免身上的西服被酒桶上堆积已久的灰尘弄脏。手表上显示着闪烁着的、代表自己定位的红色光点不断接近代表目的地的绿色三角,提示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然而眼前只是一个接一个的酒桶。

“大概是在地下,”亚瑟想,“让我亲自来这里却只给了这么模糊的地址,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我猜猜,让我自己来找你们分部的入口,这就是Statesman的待客之道?”身后的传来了皮靴踢踢踏踏的声音,伴随着小金属物件碰撞着地板的声音,不加以掩饰让亚瑟明白对方并非敌人,有意提高音量冷冷说道。

“拜托伙计――Kingsman的领导者办到这种事可不……亚瑟???!”

“不需要那么大声的喊我的代号……?”说到一半却意识到是熟悉的声音,亚瑟惊诧地回过了头,面前是几个小时前才跟他在伦敦机场告别并且答应不会把他们的公寓弄得一塌糊涂的阿尔弗雷德,穿得像个――或者说是个牛仔,正瞪大眼睛同样诧异地盯着自己。

“……我想我们得谈谈,关于我们两个都向对方隐瞒了自己身份的这件事。”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穆蔚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