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系甜饼文手 |USK|不定时清理不那么满意的东西

嗨,你们骑着小破车的柯克兰警官。

■我流警察英设定

亚瑟·柯克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正规警察中的一名警员,腰间常佩戴着一把格洛克17半自动手枪。

他是典型的英国人,因而对于红茶十分执着,晚上出去执勤会自己带一个保温壶,有时可能还会有布丁?
一个小建议,最好不要和他说“用保温壶喝茶是老年人的养生行为”这一类奇怪的话,不然他极其有可能会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来“讲述”喝到热红茶对于英国人的重要性。

爱车是会吱呀作响的旧自行车,不过轮子常常被孩子们放气,为此有些苦恼。虽说着讨厌他们,但内心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会在口袋里放几颗糖。
为什么不换一辆新的自行车或者摩托车?有人向他提出过这种问题,得到的回答是“可以闻到面包店新烤出的面包的香气,呃,还更方便于听到市民的求助”,好吧,这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部分当然只是英国人的怀旧心理。

对于新同事阿尔弗雷德所谓“hero式”的做事方式看不太惯,平时总是避免和一起执勤,但实际上并不算讨厌他。

乐于帮助市民和游客解决问题,无论是多么奇怪的问题,事实上,他已经遇到很多请求了,比如孩子的作业不会做,家里的南瓜被借了然而还回来的是个南瓜灯,看不惯某个的Facebook状态,等等等等,请相信,他会提供一个让您满意的帮助。

傲娇可能会有一点,但平时办公事的时候会十分严肃,毕竟是工作。无论任何人是遇到什
么问题都愿意尽力为其解决,甚至有时到了有点逞强的地步。

脸上常常有着微笑,会尽可能耐心地与多数人交谈。好吧,凡事都有例外,每当他遇到那个之前在花店遇到过的美国大男孩——一开始以为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男孩,因而对他抱有着同情的态度,并自愿帮他每天顺路买一杯咖啡,可事实很快证明想错了,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咖啡倒也一直有帮忙买——的时候,特别是听到口哨声和一句“屁股紧俏的小警官”时,脸上的微笑还是会略有些扭曲的。
一个小插曲?其实他惊讶过那个男孩居然会和自己的同事阿尔弗雷德重名,不过世界这么大,有这种事情也不足为奇了。

简单总结一下,他会摘下帽子放在身前,给向他寻求帮助的人行礼,也能叼着一支烟,踩着自行车追上晚上用摩托车漂移的小青年们,给他们一人一个爆栗并骂一句“小兔崽子”,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这很能说明问题,因为他的自行车差不多可以送进博物馆了,而那边的摩托车有当时最新款的)。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这或许和他之前一段时间曾经也是不良有关系?这一点他可从来没和别人提过。

顺带一提,他的巡逻时间在工作日的下午和晚上,那个时间段去伊丽莎白塔附近说不准能够碰到他。

“您好,先生/女士,有什么是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①好了小伙子们,再提我的破单车就一人再来一下,有问题吗?”
②27岁,不算特别年轻,不是么?但是真·诚·地希望某个小鬼不要叫自己老大叔,不然很·有·可·能会揍人。这里的重音和停顿当然不是什么特别的含义。
③毕业于University of Cambridge法律系并取得了硕士学位,后进入北爱尔兰警察学院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培训。不要问一个法律系硕士为什么要当警察,他不会告诉你的。

评论
热度 ( 42 )

© 穆蔚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