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系米英甜饼写手,偶尔写点东西,没标注就一般是英第一人称了。
绑定画手@老葛优樱喵
|头像是我团@远山煲汤饼 画的我英的私设,不可以私用
|不定时清理不那么满意的东西
|重度乔慕安吹

Q&A

Q:对于佩德罗的看法
A:呃……如果是说葡萄牙的话,对于英格兰而言的确是个好盟友,“最长久的同盟”,当然,就私交而言的话佩德罗本人是个聊天的好对象。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很周到,和他的弟弟安东尼奥截然不同,这点也正是我赞赏他的地方。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说,总而言之,葡萄牙是英格兰的好伙伴,而我本人也欣赏佩德罗。

Q:如果阿尔弗雷德、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同时掉到大西洋里,会救谁?
A: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奇怪啊,如果真的让我选择的话,我想我应该谁都不会救。
首先,虽然有一点羞耻但是,我不会游泳。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奇怪,毕竟我曾经在海上待过那么长时间,实际上我也很疑惑,但是我发现,无论如何我都没办法克服对于溺水的...

是我英的私设了
刚刚收到了(成功的被鸽了三个月)的生贺
总之我团是神仙 @远山煲汤饼 ,我吹爆他
以及请别存图谢谢。

之前的150fo点文,忘了谁点的抱歉(…)
是不列天x人类米,有些不知所云

Kingsman&Statesman Ⅱ

前情提要走这里

“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把音乐关了?!”忍无可忍的英国人拉下了手刹,冲一旁正点着头随音乐打节拍的美国人吼道,“你的品味真够差劲的。”

“嘿,嘿,Arthur,喊错了,你应该叫我Champagne,当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喊我名字也没关系!”美国人眨了眨眼睛,但只是扭了一下旋钮把车内音乐稍微调小声了一点,引得英国人更加不满。

“这种事情完全可以让别人去,你却非要我陪你一起,还只有我们两个人,阿尔弗……哦,不对,Champagne特工,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的确很奇怪,Kingsman和Statesman的领导者亲自执行任务,但亚瑟最在意的不是这一点,而是阿尔弗雷德对...

Kingsman&Statesman Ⅰ

“更新了生物安保系统?看来美利坚小鬼们没有他们看起来那么傻。”

温度和湿度控制系统让肯塔基的酒窖并不潮湿,但堆满的酒桶使得过道变得狭窄,亚瑟不得不小心侧身从酒桶间挤过去,同时避免身上的西服被酒桶上堆积已久的灰尘弄脏。手表上显示着闪烁着的、代表自己定位的红色光点不断接近代表目的地的绿色三角,提示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然而眼前只是一个接一个的酒桶。

“大概是在地下,”亚瑟想,“让我亲自来这里却只给了这么模糊的地址,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我猜猜,让我自己来找你们分部的入口,这就是Statesman的待客之道?”身后的传来了皮靴踢踢踏踏的声音,伴随着小金属物件碰撞着地板的声音,不加以掩饰让亚...

World Cup

明明天才刚刚亮却被电话吵醒,因为世界杯的缘故本来心情就很差了,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显示屏上闪烁的联系人头像是美国国旗。
“哈哈哈,英格兰老头子,刚刚的比赛……”
听筒里传来的聒噪声让自己更加烦躁,想都没想就用手指一滑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调了振动以后顺手塞到了床头柜里。
“嘿???亚瑟???不会是因为输了比赛心情太差了然后???哈喽??妈咪???”
随即听见了拍门声,还有臭小鬼在外面不停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实在没办法只好把头用被子埋了起来。
……等我睡醒以后一定要好好说教一番那个笨蛋,其次,我绝对不会无聊到美国来旅行了。

把之前写了(包括没发的东西)做了整合,我觉得可以分个上中下
我知道没人看的(。)
P5是私心,艾伦的一篇简短的日记

自从在July 4th收到美利坚臭小鬼“谢谢妈咪”的回复以后,我就开始考虑是时候毅然决然把他拉进通讯录黑名单里了。
推特,取消关注;电话,拉黑。
“再见吧美利坚小鬼头。”我愤愤地说道。

“阿尔弗雷德,这是你第二次偷偷跑上我的船了。”

男孩低着头,盯着他的脚尖沉默不语,我知道我对他没有办法的。

“到我这里,”我将手里的茶杯放回托盘上,冲他招了招手。”想喝点什么?哦那个不行,吃点小点心吧,我想我们得谈谈了。“

6.10

*葡诞,非常没有水准的放飞自我产物,我英诞其实都没有写(。

*国设,有醉酒英,自行避雷,是友情向小日常

@远山煲汤饼 生日快乐,是贺文

“佩德罗,生日快乐。”二人一同走在里斯本的街上,街上挂满了红与绿的装饰飘带,并不知道该怎么铺垫,思索一阵无果以后,亚瑟有些尴尬的单刀直入了。

“谢谢。”早就猜到自己的盟友不善于开口说这种事情,佩德罗也没有多说什么。

“那么,我想,难得来一次葡萄牙,或许…”

佩德罗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不确定是什么,便并没有开口打断,微微偏头示意亚瑟继续往下说。

“…我是说,我的好盟友,我想尝尝正宗的波特酒。”一口气说完以后,亚瑟脸有...

1 / 3

© 穆蔚宗 | Powered by LOFTER